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神雕别情之风月无情
神雕别情之风月无情
越女采莲秋水畔。窄袖轻罗,暗露双金钏。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丝争乱。

  鸂鶒滩头风浪晚。露重烟轻,不见来时伴。隐隐歌声归棹远。离愁引着江南岸。

  这一首《蝶恋花?越女采莲秋水畔》娓娓唱来,婉转动人,飘在烟水蒙蒙的湖面上。武三通站在岸边痴痴地发呆,他曾是大理国御林军总管,文学虽不甚高,但一些通俗的诗词却也略知一二,这首词里的意境恰巧勾起了他心中不可触摸的痛!

  十年了,武三通未尝不想忘记,可越想忘记就记得越清楚。自己是堂堂的武林豪侠,怎能想那些猪狗不如的有损人伦大道的事情,他借酒消愁,浪迹江湖,披头散发,胡须蓬蓬散散如刺猬一般也不做理会,一身蓝布直缀早已陈旧不堪。不知不觉间又来到了嘉兴,经过打听得知陆展元夫妻早已故去了,真是大笑话啊!人都不在了,自己心里的爱恨情仇却该置于何地。武三通来到一家酒馆喝得昏昏沉沉的,酒水流了满桌满地。旁人见他相貌凶悍,都避得远远的,就是看他趴在桌上大打呼噜,也无人上前!

  “爹爹!你猜猜我是谁!”脖子和后背上传来的温软柔腻感是那么的震撼心灵,武三通知道是自己的义女阿沅,轻轻握住她的手从后面拉过来一把横抱在腿上。“小调皮蛋,看爹爹不打你屁股。”武三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非要用这种方式来逗自己的义女,虽然阿沅才十 二 岁,可是年轻小屁股上的弹性曾经让武三通常常失眠,武三通不敢往下想。每次只敢轻轻拍两下义女的小屁股,他就马上放开,心里却已经打开了鼓!不是不想再拍几下,又或者好好的抚摸一番,而是不能啊。有时武三通想,能这样一辈子看着阿沅就满足了,有些事是不能去想的!阿沅转眼就长成明眸流盼的大姑娘了,胸脯和臀部渐渐的丰盈起来,举手投足间已尽显诱人身段。每次教阿沅功夫时候,闻着阿沅身上幽幽的少女体香,武三通身体竟然不自觉的起了反应,幸好那日穿的是件长袍。

  那日又在树林里教授阿沅拳脚,不想有条蛇从树上掉下,就落在阿沅的小蛮靴上。女人始终是胆子小些,阿沅尖叫一声扑在武三通的怀里,紧紧抱住不肯撒手。武三通一看是条小蛇,嘿嘿的笑了起来,连声安慰。可阿沅还是害怕,头埋在武三通怀里不敢看。“就一条小蛇而已,怎怕成这般模样,我的好阿沅日后可是要当一个和黄帮主一样的女侠呢,不怕!不怕!”武三通说着说着右手不自觉的轻拍了两下义女的屁股。原本无心的动作,可随着义女屁股上传来的柔腻弹性,荡起了武三通原本平静的心。那一刻武三通全身感官是那么的清晰,义女轻柔的发丝抚在自己脸上是那么的滑溜。颈项间传来的体香充斥着鼻孔,武三通情不自禁的低头狠狠的吸着那诱人的味道。胸前是一片温软,武三通知道那是义女发育成熟的乳房,以前虽也假装不经意的偷看过很多次,可从没有这次给自己的震撼强烈,那柔嫩的弹性是那么的清晰和诱惑,似乎只有当初和武三娘成婚第一次洞房时才让自己这么激动过。左手抱着义女的纤腰,平时显瘦的小蛮腰这时竟然也这般的充满弹性和滑腻感,武三通情不自禁的手指微张,去享受这种美妙的感觉。右手拍在义女的屁股上,武三通竟然舍不得放开,义女屁股上传来的感觉和从前不一样,以前虽然也很有弹性,可不像这种让你掉进深渊里再把你包围弹上来的触感,武三通拍在义女屁股上的右手紧了一紧,那种滑腻感似乎要从自己手指间遛走一般!武三通正享受着这美好的触感,突然发现自己的下体一挺便坚硬如铁的顶在义女的小腹上。这一惊实在非同小可,武三通像是一个被抓住的盗贼,心里紧张到了极点,如果让义女发现自己这般模样,可哪有脸面见人!可阿沅依旧在武三通怀里害怕的发抖,根本未曾发现武三通这些变化!武三通暗嘘一口气,推开义女,转身就走。其实应该是转身就逃!晚上武三通和妻子狠狠地行了次房,心里却把身下的妻子当做义女,双手抱住妻子丰满的臀部,一次又一次的做着猛烈的冲击。第二日,武三通看着义女留下的书信,怅然若失。原来何沅君以为自己胆小的行为让义父大为生气,也对自己居然害怕一条小蛇感到羞愧,竟然决定一个人外出历练一番,留下书信一封不辞而别!没有义女在身旁的日子,武三通无精打采,做得最多事竟然是一个人躲起来手淫。每一次心中都充满罪恶感,可又受不了那一次触感的诱惑,武三通知道自己已经无法自拔!义女第二封书信的到来让武三通暴跳如雷,虽然嘴里嚷着:“江南人狡猾多诈,十分的靠不住”的借口!可真正的原因,武三通自己心里清楚,但又是自己最不敢去触碰的。

  混乱的回忆让武三通突然醒了过来,一下跳将起来,喷出口酒水,大叫道:“陆展元这小兔崽子死了又如何,老子去拆了你的墓”!

  陆立鼎和妻子望着门上的九个血手印,相对无言。这恶人不知和兄嫂有何冤仇,挖了兄嫂的坟地不解恨,竟然还要灭我陆门全家!可恨自己武艺不精,护不得妻子和女儿的完全。却又不知道那恶人何时上门,心里始终忐忑不安,望着娇美的妻子,陆立鼎只好强作镇定,连声安慰。

  陆二娘望着丈夫紧缩的眉头,也是彷徨无计。自己本是大户人家的小姐,从小娇生惯养,这些年来,虽和丈夫学了些拳脚,可从无临敌经验。丈夫都对那恶人很是忌惮,自己就更是不堪了。丈夫对自己百般疼爱,平时使些小性子也都从不生气。此时大难临头,想到最后,也只能是和丈夫同生共死而已。可怜的是自己那乖巧顽皮的女儿也要一同遭殃,未免心里难受。

  武三娘带着两个儿子一路追着武三通来到嘉兴,丈夫现在神志失常,为避免他伤了陆家庄的人,于是谎言借宿,住进了陆家庄!今日那赤练仙子的弟子看着年纪轻轻,武功已是不弱,出手间尽显高手风范。虽尚可应付得来,但若赤练仙子亲至,自己定然不是对手,从那陆氏夫妻步伐看来,武艺也是平庸。若是丈夫不再发疯,肯来助手,那就多几分把握,可丈夫心里的结何时才能消解啊。

  武氏兄弟和陆无双程英两姐妹到时很快就玩熟了,他们小孩脾性全不知大人忧愁。陆氏夫妻和武三娘望着无忧无虑的孩子们,互望一眼,都是满脸的叹息。正自出神间,就听得一声女孩的尖叫,移目望去,却见陆无双和武敦儒在地上摔成一团,武敦儒额头流血,陆无双抱着腿骨竟然晕了过去。却原来是陆无双从墙头栽下,武敦儒想要去接,结果两人都受了伤。几个大人慌作一团忙着接骨疗伤,又是一阵忙碌!

  武三通在陆展元坟地一阵折腾,神志激荡,愈发不对劲起来。心里只想着决不能让阿沅和那小兔崽子成婚,一定要去把阿沅找回来。带着抢回自己心爱女人的决绝,武三通在深夜来到陆家庄外。

  陆立鼎夫妻在床上依偎着却无法入睡,这种美好的日子已经不长久了,愈发显得珍贵。虽然二人抱了必死之心,可蝼蚁尚且贪生,要是能活谁愿意去死。尤其想到女儿,今天女儿摔断了腿骨,两人都心疼的要命。要他们眼睁睁看着女儿送命,想到此处心就在滴血。可他们夫妻又没有什么武林朋友,想要找人帮忙却都没地方找。今天幸好有武三娘出手相助,可武三娘也不是赤练仙子的对手,要是武三娘能找来武三通前辈相助,自然把握大增。可武三通前辈神志失常又和兄嫂有嫌隙,只怕难以如愿。

  陆立鼎抱着妻子温软丰满的身子,望着那娇嫩的脸庞,只觉心里惭愧,妻子正是女人魅力的黄金年龄,少而丰满,妇而小巧。却马上要随自己香消玉殒,上天真是无眼啊。那武三娘也……那武三娘……

  陆立鼎想到武三娘不自觉竟然神情一阵恍惚。武三娘这些年带着孩子四处寻找武三通,餐风露宿的,早已不注重打扮,来庄上借宿时,着装甚是朴素。当时陆立鼎因赤练仙子寻仇的事情烦心,也未注意。后来因赤练仙子的徒弟上门闹事,武三娘出手。陆立鼎才发现这位武三娘虽然穿着朴素,但面容姣好,身段丰满而不失矫健,更有种高贵的气质流露期间,这是妻子所比不上的。(武三通曾任大理国御林军总管,他的夫人自然不可能很差,拥有高贵气质理所当然)晚上陆氏夫妻邀请武三娘一起用晚餐的时候,换上了陆二娘准备的新衣,武三娘沐浴过后的娇嫩肌肤和华贵气质让陆立鼎眼中一亮,心里竟然莫名其妙的小鹿乱撞。整个晚餐陆立鼎都心里揣揣的显得很是局促。

  武三娘似乎也发现陆立鼎的异常,虽然匆匆告辞回房休息,可心里也微微有些欣喜。这十年来,丈夫迷恋上自己的义女疯疯癫癫,对自己不闻不问。武三娘也曾是官宦人家的姑娘,美名远播,如今虽然年龄偏大,但愈发高耸挺拔的胸脯有时连自己都着迷,那朱子柳的眼光就时常在自己胸脯上停留,自认为魅力未曾减退的武三娘总在想一个黄毛丫头那点比得上自己了,可丈夫就像着了魔一般。一个虎狼年龄的女人怎可能毫无怨言,那无数难熬的夜晚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过的,可这些苦又能对谁倾诉呢。幸好还有两个儿子陪伴,要不然武三娘真的会撑不过来。

  望着武三娘婀娜的背影,那乌黑的长发随着脚步轻轻拍打在丰满的臀部,陆立鼎似乎能够听见长发拍打臀部那美妙的声音,心里有鬼的他连叫惭愧,为了掩饰只好埋头喝汤。

  陆立鼎看着怀里的妻子,暗骂自己在这时候居然会去想这些龌龊之事。在妻子额头上一吻:“你早些安歇,我去瞧瞧无双睡得可好。”来到女儿房间,瞧着睡熟的女儿仍然眉头紧锁,心里又是一阵难受,可毫无办法的他也只能叹息一声转身出了房间。

  正要回房时,想到日间那武三娘的孩子也受了伤,不如也去瞧瞧。来到武三娘母子住的院子,却发现武三娘房间灯火通明,隐隐人影闪动,还伴着说话的声音。陆立鼎心中纳闷之下快步来到房前,只听武三娘在房中叱道:“都给我好好跪着,今天不好好罚你们,越来越顽皮了,看看陆姑娘的腿,你们于心何安。”陆立鼎听到这里,心中暗赞这武三娘家教好生严谨,这两个小孩都是无心之过,又懂得什么,本不必如此。于是推门而入,准备劝这武三娘免了两个孩子这顿惩罚。推开门一望,只见那武三娘此时已脱去外衣,只穿一身白色的里衣,那陆二娘为武三娘准备的衣服都是极好的面料,夏天的里衣自然都是轻薄的丝绸制作,能够达到良好的解暑效果。此时在烛火照映之下,那半透明的里衣把武三娘娇美丰满的身段展露无遗,里面红色的抹胸若隐若现。丰盈的胸脯和大腿只看得陆立鼎眼神呆滞,犹如老僧入定般一动不动。武三娘本想这大半夜的不会有人来,儿子幼小,便褪去外衣,好凉快一阵,不曾想陆立鼎竟然突然闯了进来。

  武三娘看陆立鼎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喉头一动一动的吞着口水,知道自己这身装扮在外人面前太过暴露。但那陆立鼎也太过无礼,身为一庄之主,竟不懂得非礼勿视,眼神毫无收敛放着精光的似要吃了自己。武氏兄弟虽知道有人进来,但娘亲正在训诫,自然低头不敢说话。一时间房中一片寂静,陆立鼎听到了自己心跳越来越强烈,似乎要跳出了嗓子。望着武三娘里衣包裹下的大腿在烛光下更显圆润,那丰满柔美的紧凑感在丝绸衣服的衬托下充满魔的诱惑,双腿之间的地方在紧身的裤子下似乎展现出沟壑,陆立鼎怀疑自己似乎能看清武三娘里衣下面肚脐眼的形状,是那么的充满美感。那抹胸下丰满的胸脯似乎要裂衣而出,那充满柔美线条的颈脖,白皙的要人老命。丰润的红唇微微张着,似乎在呼唤自己,小巧秀美的瑶鼻。再往上看,陆立鼎突然发现了一双美丽的怒目,心中一个激灵,暗道一声坏了。

  连忙咳嗽一声掩饰道:“两个孩子幼小,又是无心之过,还请武夫人免了责罚吧。”武三娘对陆立鼎刚才的无礼十分恼怒,此时见他还不退出房间,竟然故作掩饰,心下圭怒。从桌上抓起一个鸡毛掸子道:“我武家家教严谨,从不出无礼之徒,今天我要好好管教管教他们。”此时心中更多的是对陆立鼎的无礼不满!冲到跪着的武氏兄弟面前作势要打,陆立鼎一看,连忙护住孩子。武三娘见状故意狠狠地抽在陆立鼎后背上,算是出了口气。陆立鼎背上一疼,没想到这武三娘竟然真的狠得下心来打孩子,见武三娘作势还要再打,连忙回身一把抱住了武三娘的细腰,回头喊道:“你们俩快跑,快跑。”他哪知道其实武三娘是恼他刚才的无礼而准备借着打孩子,教训下这个无礼的陆庄主。武氏兄弟看母亲打得凶狠,早就害怕的厉害,此时见陆立鼎叫他们跑,连忙手脚并用的爬起来跑,慌慌张张的竟然把桌边的烛火给撞到了地上,房里顿时一片漆黑,两个小家伙借着窗外的月光,找到房门,连滚带爬的出了房间。

  陆立鼎见孩子跑了出去,说道:“武夫人,孩子还小,吓吓他们就可以了。”他说话的热气喷在武三娘的脖子上,一阵麻痒传遍全身,这久违的感觉,让武三娘身体酸软无力。那是男人独有的热量,脖子是武三娘最敏感的地方,以前最喜欢丈夫抱着自己在耳旁和背后说话的感觉了,那带着男人热量的气体喷在脖子上带来的酥麻感觉,已经十年不曾有过。陆立鼎只觉刚才还充满力量的武三娘突然身子软在自己怀里,竟似要摔倒一般,陆立鼎连忙从后面紧紧抱住武三娘丰盈的纤腰。刚才陆立鼎虽然也抱了武三娘,但为了护孩子,未曾在意,此时发现武三娘的腰是竟是那么的柔软,就好似一堆棉花般。陆立鼎见武三娘闭眼软软的靠在自己身上,诱人的红唇微张。那诱人的模样让陆立鼎顿时心猿意马起来,手掌渐渐改抱为摸,左手往上握住了武三娘丰满高耸的乳房,虽然还隔着衣服,但那温软的弹性和滑腻充满着陆立鼎手掌的每一寸地方,轻轻的揉捏一下,那滑腻的感觉似乎要从指缝间溜走。右手往下盖在武三娘双腿之间,中指轻轻揉着中间那条细缝,下身早已坚硬如铁的顶在武三娘的臀沟之间,那被丰满臀肉夹住的肉棒不自觉的跳了两下,让陆立鼎竟射精的冲动。陆立鼎连忙深呼吸,稳定下心神,这么美妙的肉体,若然就这样射了,自己就是死也不瞑目啊。

  左手从下面伸进武三娘的抹胸里,手覆盖在那不能一手掌握的丰满乳房上,用中指和无名指夹住渐渐变大变硬的乳头,慢慢的揉捏,陆立鼎迷失在享受这具丰满成熟的肉体的触感之中。右手从裤头伸进去,越过那柔软的阴毛,中指伸进了娇嫩的肉缝之间,轻轻的摩擦着那可爱的小阴蒂,食指和无名指也不闲着,不断滑动着感受武三娘大腿内侧嫩肉带来的美妙触感。

  武三娘上下受到强烈的刺激,慢慢的从酥麻的感觉里回过神来,那一双男人特有的充满热量的手掌正在抚摸自己身体最重要的部位,震撼心灵的刺激感一波波的袭来,让武三娘全身酸软无力。虽然很舒服,但武三娘并未神志全失,她知道这是陆立鼎的手,是不能让丈夫以外的男人手抚摸自己乳房和阴部的,可这酥麻的感觉太美妙了,武三娘真想就这样躺下来好好享受这种酥麻到心底的感觉,可自己是武林豪杰武三通的妻子,怎么能做出这等事情来,岂不给丈夫和师傅丢脸,武三娘狠下心来大喊一声:“放开我!”接着用力一把推开了陆立鼎。

  本就酸软无力的武三娘脱离了陆立鼎双臂的支撑,加上房里黑暗无光,摇晃间不小心肚子撞在了旁边的桌子上。心知不该的陆立鼎听到武三娘的喊声惊醒过来,暗叫自己怎这般无礼,那武三通的功夫远远高于自己,如今这般对他的妻子,若是被他知道,却要如何收场。借着从窗户洒进来的微软月光,陆立鼎见武三娘趴在桌上身体微微颤抖,双手支撑下却又无力站起身来,那因为弯腰而更显圆润的臀部在月光的衬托下犹如玉石般光洁。颤抖的双腿带起丰满的臀肉一阵阵涟漪,荡在陆立鼎的心坎。这样诱人心魄的美景让陆立鼎把赤练仙子寻仇的事情早已抛诸脑后,现在的他只是一个想要占有这具成熟美妙肉体的男人,一个发情而不计后果的男人。

  陆立鼎走过去将武三娘横抱着平放到桌上,怀里美人软弱的推阻更激起陆立鼎一个男人对占有的渴望。无视武三娘幽怨而含怒的眼神,此时的陆立鼎只盯着那红色抹胸下不断起伏的高耸胸脯,嘴里发出如野狼般的低吼。武三娘此时羞愧难当,想要抗拒,可偏偏半分力气都使不上来,只得道:“你要是敢无礼,我一定杀了你。”那娇羞而软弱的声音连自己听了都觉毫无威胁,无奈之下只好闭上眼睛,免得无地自容。突然一声衣物撕裂的声音和胸前微凉的空气,让武三娘惊叫起来。脱离束缚的洁白双乳就颤抖在陆立鼎眼前,带着阵阵的乳香散布在整个房间,武三娘还没来得及用手去遮掩,敏感的乳头已被陆立鼎含在嘴中,那从乳头为中心,遍布全身的电流让武三娘禁不住一声呻吟。陆立鼎不顾武三娘拍打在自己头上的手掌,左手毫不停留的握住了武三娘的右乳,掌心轻轻的在乳头上摩擦画圈,灵活的舌头连舔带扫,嘴中不断发出吸允嫩肉的声音。武三娘已经十年不曾感受性爱,本已苦苦忍受的她如何能消受得了这般刺激,双手早已软在陆立鼎的头上。远远望去,就像是她抱住男人的头,鼓励他吸允自己的白皙的乳房。现在的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控制自己呻吟的声音,不让这个男人觉得她是受不了诱惑的淫妇。

  陆立鼎嘴上不停,左手慢慢不着痕迹的褪去武三娘的裤子,在阴蒂上不断摩擦的中指早已被湿透,放开已经充血变硬的乳头,陆立鼎将脸凑到武三娘的胯下,那早就洪水泛滥的花瓣此时已经完全盛开,充血的阴蒂摆脱阴唇的掩盖而挺立着,在月光下伴着水渍微微发亮。成熟女人私处的芬芳味道浓郁异常,刺激得陆立鼎毫不犹豫捧起那洁白丰满的屁股,将头埋进武三娘的胯间,嘴唇覆盖在那泛滥的花瓣,舌头一遍遍的来回扫荡,鼻子狠狠地吸着这诱人心脾的女人香。

  武三娘见陆立鼎竟然用嘴去亲自己的私处,顿时叫道:“那里不要!不要!脏!啊!哦!”此处传来的美妙快感让武三娘瞬间崩塌,那原本蹬踏在陆立鼎肩头的玉腿此时也只能做微微颤抖状,一切都显那样无力又无助。武三娘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这么简单的沉沦在一个不起眼男人的玩弄之下,嘴里略带哭声的呻吟更加彰显诱惑。

  陆立鼎已经完全迷失在那香艳的嫩肉里,嘴上连吸带允,满嘴满脸的汁水直流,已打湿了一大片的桌面。耳中武三娘那销魂的呻吟,让陆立鼎愈发卖力的使用舌头来回扫荡,每次扫过那条诱人的细嫩肉缝时,都能感到双手捧着的丰臀一阵颤抖,时而微微上抬,似乎想要吞掉自己的舌头一般,陆立鼎也配合着用舌尖上下来回的刮着堪堪能够触及的阴道壁。武三娘此时已经来不及思考,已经没办法去想什么道德人伦,成熟敏感肉体传来的酥麻刺激感让她彻底沉沦,那恼人的舌头竟似一条小蛇般灵活非常,不断拨动自己脆弱的神经,一波波的快感遍及全身,一位英姿飒爽的女侠此时完全成为了渴望男人的欲女。

  那恼人的舌头突然离开了自己的私处,强烈刺激感的中断让武三娘稍稍回过神来,望着离开自己身体的陆立鼎,武三娘心底竟然莫名的有些失落,禁不住想:“难道自己真的魅力不再了,他竟也只羞辱自己一番就准备离去吗?”然而陆立鼎接下来一把抱起这具美妙肉体的举动,让武三娘又惊慌起来,举手推在陆立鼎的胸膛上,无力的道:“你放过我吧,我不能对不住我家官人,刚才的事…我…我就当没有发生过。”陆立鼎不回答,只把武三娘抱离桌面,然后重新趴放在桌上,那白皙挺翘丰满的臀肉因为弯腰的缘故而似磨盘般像两边分开,露出沟壑深处若隐若现的肉缝,在微弱的月光下更加充满诱惑感。

  武三娘对陆立鼎的举动莫名其妙,还没反应过来,就感到一个充满热量的肚皮贴在自己的屁股上,接着是一根熟悉又陌生的滚烫肉棒抵在了自己的私处,那强烈的压迫感似乎随时都将进入自己的身体。武三娘突然明白陆立鼎竟然要以这样的体位和自己行那人伦之事,这不和自己从前家里养着的黄狗交配一般模样吗?这么羞辱的姿势是武三娘所不能接受的,强烈的耻辱感让武三娘这从小受正统教育的人妻不断挣扎扭动起来。可这时的陆立鼎竟然力大无穷,后背被他压得丝毫动弹不得,只能扭动丰满的臀部来躲避那滚烫肉棒的插入。

  望着身下美人毫无意义的挣扎,陆立鼎嘴角闪过一丝笑意,被武三娘滑腻而充满弹性的臀肉摩擦着的肉棒愈发坚挺,棒身在滑动间早已被武三娘的蜜汁湿透,在月光下显得越发威猛,陆立鼎从来都没有像此刻般豪气满胸。深吸一口气,陆立鼎微微收腹,对准了武三娘那颤抖着的蜜穴洞口。

  那滚烫的肉棒在自己私处摆动,每一次的触碰都让武三娘心里防线崩塌一块,好几次在洞口都被自己的扭动甩开,武三娘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心里呼唤着武三通的名字,暗暗的希望丈夫能原谅自己的无助。那似乎能烫化灵魂的肉棒每次扫过自己的私处,武三娘都能感觉到蜜穴里不断往外流着的汁水,绝望的武三娘发现这次抵在自己洞口的肉棒有所不同,那坚硬滚烫的触感自己竟然摆脱不了,似乎马上就要破体而入。惊慌中的武三娘赶忙双手往后推着陆立鼎的大腿,可酸软无力的双手带来的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实际意义,武三娘清晰的感觉到那滚烫的肉棒挤开阴唇插进了自己的身体,这一刻时间似乎变得极度缓慢,武三娘能感觉到充满热量的肉棒在前进的过程中撑开自己阴道内的每一条褶皱,没一条褶皱的撑开都会马上被肉棒的热量充斥着,一波接一波的电流传遍全身。那甜美的刺激感让武三娘脑袋一片空白,只能张嘴发出长长的呻吟:“哦……”

  眼角流下清泪的武三娘在心里祈求着丈夫的原谅。

  武三通虽然轻功并不擅长,但小小的陆家庄围墙却也难不倒他。漆黑中不明方向的他像无头苍蝇般乱转,心里只想找到阿沅就带她离开,所以也没有惊动旁人。正摸索间,听得有人道:“夫人醒来说口渴,我要送茶过去,你快点把茶给我端来。”武三通虽然神志有些糊涂,却也并非痴呆,料想这陆家庄的夫人应该就是自己的阿沅,于是悄悄跟着送茶人来到了陆二娘的的房前。等到送茶人离去,武三通潜入房去,只见轻纱虚掩的绣床之上有一女子面孔朝里而卧。由于天气炎热,被窝翻在了一旁,上身只系着一个水红色的肚兜,丰腻洁白的后背就裸露在武三通眼前,下半身是件半透丝绸里裤,挺翘的丰臀被紧身里裤勾画得美轮美奂。

  魂引梦牵的女神,已经十年未曾见到。如今却以这样的情景出现在武三通的眼前,从前经常拍打的小屁股如今长得这般的丰盈了,那光洁的后背洁白得没有一丝瑕疵,武三通似乎能闻到房间里四处飘荡的女人香。眼前的香艳肉体冲破了被武三通禁封十年的不伦之情:“又不是亲生父女,何必犹犹豫豫,太不痛快。这个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女人,如果都不能得到,我武三通枉来世上走一遭了!”

  怀着忐忑的之心的武三通上床从后面搂住了心中的女神,右手感受着那如棉花般柔软的肚子,下身早已坚硬如铁的顶在了丰满的臀肉上,闻着秀发间飘来的香味,武三通从未像今天这么满足和宁静。十年了,今天终于能够把自己心爱的女人肆无忌惮的搂在怀里,从前那难熬的三千六百五十个夜晚都值了。十年未曾碰过女人的武三通如今软玉在怀,又怎禁得住诱惑,右手渐渐的往上握住了怀中女人的乳房,隔着肚兜轻轻揉搓着掌心的嫩肉,听到怀中女人发出轻微的呻吟,武三通心中暗道:“阿沅,爹爹一定会好好疼你的。”

  陆二娘隐约感到有人在自己胸前抚摸,以为是看望女儿回转的丈夫,本来因为赤练仙子寻仇而烦恼的陆二娘并没有心情做这等事情,但听身后丈夫的揣息声,知道丈夫动了情,心中想道:“也许这时最后一次行房了,就好好满足他吧,也不枉这许多年来丈夫对自己的疼爱。”随着敏感的乳头被丈夫不断刺激,不禁呻吟起来。丈夫右手抚摸着自己的乳房,同时在自己洁白的后颈上一吻,被蓬散的胡须扎得一疼的陆二娘突然心里一惊,丈夫白面无须,怎么会扎到自己,岂难道正在抚摸自己乳房的人不是丈夫,这一惊可实在非同小可。

  连忙回头一瞧,只见抱着自己身体不断抚摸的竟然是一个须发散乱的大汉。正要高声呼救,却被那大汉一把捂住了嘴,惊恐莫名的陆二娘以为遭了采花贼,奋力挣扎。可不管自己如何挣扎,那采花贼有力的双臂纹丝不动。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只听那采花贼在耳边低声道:“阿沅,我是爹爹啊,不要怕,爹爹最疼爱你的了,不会伤害你的。你不要喊叫,爹爹就放开你。好吗?”“阿沅?这不是大嫂的名字吗?这大汉将我当成了大嫂吗?”陆二娘略微一想,结合白天武三娘说的情况,就知道这人应该就是武三娘的丈夫武三通了,看来这武三通真是迷上了自己义女而无法自拔,神志不清的他此时将我当成大嫂了,却如何是好。想到此处陆二娘已经确定性命是无忧了,于是点了点头。

  武三通放开捂在陆二娘嘴上的手,将他翻转过来对着自己道:“阿沅,你跟爹爹回家吧,江南人狡诈的很,十分靠不住的。”陆二娘被武三通紧紧的抱在怀里,小腹被一根坚硬滚烫的肉棒顶着,而武三通说话带来的恶臭喷在自己脸上,十分的难受。可此时武三通神志不正常,陆二娘不敢刺激他,心中十分无奈,却又不能表现出来。强作笑颜的她只得道:“你看看我如今长相可有什么变化。”寄希望于武三通看清楚自己的颜容能明白自己不是何沅君!武三通看着娇美的陆二娘,内心澎湃,此时听到她要自己好好的看看她,心中畅快,右手在陆二娘丰盈的臀上一拍道:“我的阿沅愈发迷人了,比你娘亲都漂亮。”右手在弹手的臀上来回揉捏,舍不得放开。

  陆二娘只得暗暗叫苦。见武三通望了一阵竟然把大嘴凑过来想要亲自己,陆二娘连忙侧头避过,落空的武三通手臂一紧,怒道:“你难道真的要和那姓陆的小兔崽子成亲吗?”陆二娘被武三通收紧的手臂搂得腰骨似乎便要折断,见他须发俱张的模样,心中害怕。连忙道:“爹爹,我是您的义女,这样不好,我……我害羞。”武三通闻言哈哈大笑,手臂松了一松,随后一掌劈灭了房里的烛火,然后低头吻住了陆二娘的红唇。武三通这十年浪迹江湖,整日借酒消愁,浑身邋遢的他满嘴恶臭,只熏得陆二娘几欲作呕,可又不敢反抗,心中有苦难言。

  武三通吸允这香甜的红唇,畅美难言,只觉这许多年的痛苦都烟消云散了,就是对陆展元的恨意也减轻了几分。舌头往里撬开了洁白的贝齿,往里探寻着滑嫩的小舌头,可那小舌头却总是躲躲闪闪,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把它吸住,不断吞咽着滑嫩香舌上的口水。武三通右手摸到陆二娘胸前一把扯掉肚兜,那滑嫩高耸的一对玉兔洁白得在夜晚也直晃人眼球。陆二娘受惊之下猛的摆脱武三通大嘴的吸允,双手连忙遮挡在胸前道:“不要!不要!”丰满的胸脯在娇小的手掌下欲遮还现,随着激烈的呼吸带起一阵阵乳浪。武三通内力有成,在暗中视物比一般人也要看得清楚,只见那丰满的乳房在手掌的遮挡下不断变换着各种形状,那洁白晃眼的柔嫩只瞧得武三通心神俱醉。

  对心爱女人的占有欲让武三通忽略掉陆二娘的拒绝,伸手扒开遮挡的手臂,武三通低头把粉红的乳头含在了嘴里,满嘴的乳香刺激得武三通用他的大嘴狠狠地在丰满的嫩肉上不断的吸允,大口大口的似乎要把这团温软的嫩肉吃进肚里。陆二娘被粗硬的胡须扎得疼痛难忍,鼓起勇气一把推开武三通的头,抢过被褥裹在身上,转身向里而卧。心中也是忐忑不安,既害怕武三通暴怒之下伤害自己,又不愿这样屈辱的做了何沅君的替身。

  武三通见心爱的女人转身背对自己,明显是着了恼。冷静下来也对自己刚才粗鲁的动作感到后悔。只怕阿沅从此离开自己跟陆展元跑了,心中不安的武三通从后面连着被窝将陆二娘静静的拦腰抱住,闻着陆二娘的幽幽的发香也不说话。

  陆二娘见武三通并未生气,实在大出意外。只觉这武三通虽然神志不清,但也并非疯子。心中合计之下,若是自己利用何沅君的身份或能得他相助而躲过赤练仙子的寻仇。于是幽幽的道:“你知道赤练仙子李莫愁吗?”“唔…见过一面,那小姑娘功夫不错,出手间虽然狠辣,但彰显名家风范,不知是何人门下弟子。”“她功夫和你相比怎样?”“唔…两百招以内当能胜她!”闻言惊喜之下的陆二娘翻身坐起抓住武三通肩头问道:“当真?”却不想脱离被褥的掩盖,那裸露的上身已完全展现在武三通眼前。武三通望着那高耸挺翘的乳房就在自己眼前晃动,传来的阵阵乳香不断刺激的着自己鼻孔。内心激动的武三通却害怕心爱的女人生气而不敢稍动,只望着那诱人的风景愣愣的点头。陆二娘瞧他的神情才发现自己娇嫩的双乳竟然就裸露在武三通的嘴前,那大嘴里喷出的热气让自己胸前一阵酥麻,其实只要他稍微抬头就能含住自己的乳头,怕引起武三通再次兽性大发的陆二娘连忙钻进被窝,只露出一个头在外面。身后的武三通竟然任只是静静的抱着自己,让陆二娘再次大出意外。“那赤练仙子要来寻我的麻烦,我却斗不过她,只怕难逃她的毒手。”“阿沅别怕,有爹爹在,定然要护得你周全。”陆二娘听武三通答应帮助阻挡赤练仙子,心下高兴,竟有种死而复生的欣喜感。连着对身后武三通刚才对自己无礼的举动也不计较了,反而觉得此时彬彬有礼的武三通是那么的可靠,有他在自己身后是那么的安全!

【完】